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公车熟女  »  骚老婆浪蹄子
骚老婆浪蹄子

公司的事情今天倒是没什么意外,星期一的也没什么应酬,我也难得中午回一次家。当我回到家里时,正好看到刚健身回来的老婆,我笑盈盈的走上前去抱住老婆,闻着她身上淡淡的洗发水味道,轻轻的抚摸着她的娇躯,温柔地问道:“宝贝儿你锻炼回来了?有没有和哪个肌肉猛男来上一炮啊?”

  “去你的,刚一回家就欺负我,你今天怎么这么色啊?”老婆说着又略带害羞的说:“天天想着让别人肏我,我干脆找个野男人跑了算了”

  “好啊,来,让老公摸摸你的小骚屄,”我淫邪的笑着,不顾老婆白推半就的抵抗,将手伸进她的裤裆一摸,竟然还真的湿了,而且还摸到了一个线绳,我顺手将线绳转了出来,竟然是一个阴道锻炼器。

  “呦,都这么湿了呢,出去练瑜伽还得往小骚屄里塞两个蛋,说,是不是整个健身房里都是你的骚味。”我坏坏的调笑着老婆。

  “哼,还不是为了紧一点,让你更爽点,你还取笑我”老婆害臊的抢回锻炼器,有些羞恼的说道。

  我看这样也差不多该进入正题了:“宝贝儿,要么你就出去约个炮呗,对了,上次地铁里那家伙不是还给你留了个名片吗?你不是也说要请他吃一顿天鹅肉吗?要么你和他来个再续前缘?也让他好好尝尝我老婆的鲍鱼肉”

  “去你的,我才不要呢,长得也不好看,还特别色”老婆一本正经的拒绝着。

  “那你上次还被人摸的屄水直往下流”我半是调侃半是调情的继续劝说着老婆:“色才好呢,说明性功能强,不色哪里能喂得饱我老婆的美鲍鱼呢”

  只是老婆有些不愿意,始终不肯答应。而我也毫不气馁,继续对她上下起手,挑起她的淫欲。直到吃完午饭,准备午休时才被我越来越熟练的爱抚和肆无忌惮的淫语调的忍受不住,打了个电话过去,而且老婆还强调到只是打个电话。

  “喂……喂,你……你好”老婆有些紧张的说道。

  “你好,我是某某公司的周X东,请问您是哪位?”电话对面传来一个斯文的声音。

  “我…我…我…我是…嗯”老婆紧张的有些结巴,害羞浑身发抖。而我则是从旁边抱着她,用眼神鼓励她。

  “喂……喂……喂”直到对面都有些不耐烦了,我老婆才鼓起勇气说道:“我…我是…前两天,在地铁上…你…你…你和我…我摸了你,你…你也摸了我…我…你还给你留个名片……我……我……我。”

  老婆第一次打电话给男人约炮,还是在地铁上认识的痴汉,好不容易把事情说了个大概,却又紧张的只会一个劲的说“我…我…我”了。好在对方已经听明白了电话是谁打来的,立刻变得油腔滑调的说道:“哦,是地铁上那个美女啊?上次玩的挺开心的,我还想呢,你怎么一直不给我回电话啊”

  “我…我…我…我不知道,我…我…我想,我想”老婆这会更紧张了,只是对方似乎也发现了我老婆的紧张和害羞,大方的说道:“美女,这个是你的电话吗?要么咱俩互相加一下,你要是说话不好意思,咱俩就文字联系好不好?”

  老婆如蒙大赦般连忙说:“好,好,我等下加你,拜拜”说完赶紧挂了电话,害羞的钻进被子,紧张的一个劲的发抖。在一旁的我看的觉得有些好笑,明明已经玩的挺大胆,肏起来又骚又浪,竟然这会又紧张害羞起来。

  之后的几天,我回到家后还是一样一个劲的和老婆调情,却始终不去肏她的骚屄,而且不停的取笑她,开她的玩笑,搞得老婆也不好意思用假鸡巴爽,却每天性欲高涨。

  而更绝的是,这一次我没有插手他们两个人的联系,但对方虽然看着挺斯文,实际上却是个老流氓,每天各种淫荡的话语更是撩拨着我老婆内心深处的放荡因子。而且我们也对他有了基本的了解。

  对方叫阿东,36岁,某公司项目经理,虽然结婚了,但是老婆孩子却在老家里,他自己一个人也是经常沾花惹草,而且说话很黄很大胆,属于那种有色心有色胆,没事就调戏小姑娘却不会被告的那种资深老油条,老流氓。

  而我现在最大的休闲和乐趣就是每天晚上下班回家后一边看两人的聊天记录,一边享受老婆越来越好的侍奉技巧、看着老婆和别人大胆放荡的聊天记录,享受着她的口活和按摩,却不让她爽到,最后看着她和别人的调情文字,射在她的嘴里,实在是有趣极了。

  阿东“美女干嘛呢?”

  我老婆“我在看电视呢”

  阿东“这么巧,我也看电视呢”

  说到这里,对方发过来一个照片,照片里一个电视,电视上放着A片,一个女优正在撸鸡巴。

  阿东“你看,我就是看着电视想起你来了,你想我了吗?”

  我老婆“你别这样,我想你干嘛,你是谁啊,你再这样我可生气了。”

  阿东“男人想女人,女人想男人那是天经地义的。你不想我,我想你了,还不行吗?”

  我老婆“你别想我,上次在地铁上,就是一个意外,我没别的意思,你可别多想”

  阿东“我也挺意外的,这么漂亮的美女摸我的鸡巴,我确实挺意外的。上次是在和男朋友玩什么游戏吗?”

  我老婆自然不会承认,也只能说:“我都结婚了,上次是有点头晕,想靠一下,谁知道你占人家便宜。”

  阿东“那你老公是不是很忙,或者经常不在家?”

  我老婆“这和我老公有什么关系?”

  阿东“女人嘛,要是不经常吃点大香肠补一补,是很容易头晕的,一个不小心就……”

  我老婆:“我不理你了,拜拜”

  阿东紧接着发过来一包袋装香肠的照片说道:“好心寄香肠给你吃,你生什么气啊?好奇怪。你家地址多少,我带大香肠去看你”

  我老婆“你故意占我便宜,别以为我傻”

  刚开始,老婆还有些放不开,几次都想把阿东拉黑,只是阿东着老流氓也是有分寸,始终会给我老婆一个台阶下。而且不时的哄着老婆,经常说的老婆面红耳赤,却还能和他聊下去,两人聊了四天之后,老婆已经开始放得开了,再加上我一直强忍着不去肏老婆,却一直挑逗她,老婆也是在我的挑逗下越来越饥渴了,所以同样在我的鼓励和怂恿之下和阿东的聊天也是越发的放荡起来。

  阿东“吃晚饭了吗?”

  我老婆:“吃了,你呢,干嘛呢?”

  阿东:“我也才吃完,就是我弟弟还没吃,这会正准备用手喂他吃东西呢。他今天可是闹了一天,你呢?妹妹吃了吗?”

  我老婆“你可真色,我妹妹也还没吃呢,我老公这几天忙,没喂她呢。”

  阿东“那我们约个地方,互相喂对方的弟弟妹妹吃点东西?用嘴喂的那种”

  我老婆“才不要呢,我才不要吃你的那个呢”

  阿东“那你就躺着,让我尝尝你的小妹妹和咪咪,上次光摸咪咪了,没摸下面,现在想起来亏死了。你就给我摸摸下面就行,和上次一样。”

  我老婆“你就想着占便宜,想得到是很美”

  阿东“那你给我发张你咪咪的照片,我看着喂一下弟弟。”

  而老婆得到我的允许之后,照了一张自己的奶子,给阿东发了过去,我老婆的奶子又翘又挺,大小适中,圆润雪白,属于那种很漂亮的乳型。

  阿东:“那我就回味着上次的手感,看着照片,用上次摸她们的那只手喂我的弟弟了。”

  我老婆:“你这个色狼变态”

  阿东:“我只对你色狼变态,你那么漂亮,见过你一次就勾的我天天都在想你,简直可以说得上是魂牵梦绕了”

  我老婆:“真的假的?就会说好听话,你不想你老婆就想我?”

  阿东:“那当然了,我每天晚上做梦都梦到你,所以每天早上醒来下面都是硬的。”

  我老婆:“呸,每次都这么色,一点正经的都没有。”

  阿东:“我对你色说明你好看,有魅力,再说了,那么漂亮的奶子,不摸那是王八蛋。什么时候让我再摸一把回味回味啊?”

  我看了一遍又一遍今天的聊天记录,觉得现在老婆估计会愿意试试出去玩玩,等老婆卖力的给我吹出来后。我一边揉着她又饥渴了五天的骚屄,一边提出下次阿东要是再约炮,就让她答应,而老婆也在骚屄的饥渴之下,害羞的点了点头。

  果不其然,阿东当天晚上就又提出邀约老婆,而老婆这次而老婆扭捏了一阵子,也就说老公明天不回家,可以过去找他,时间就约在第二天晚上,到G市一家餐厅见面。

  而我第二天抽出时间又买了一个微型摄像头,装在了老婆一个背包上,可以透过包的缝隙通过网络把影像传输过来。好让我仔细的观看老婆独自出去约炮是有多淫荡。

  我和老婆交代好一切事宜,比如必须戴套,不许肛交,毒龙,吞精,舔脚什么的,然后接上小玲,一路开到G市,一路上不断鼓励着有些紧张的老婆。我们把她送到附近,然后我和小玲就找个地方喝着东西,等老婆的消息。

  等了大概快要两个小时,才收到老婆的消息,两人一会要去某某酒店。我和小玲按照计划好的,让老婆拖延一会,然后我们两个先去开一间房准备观战,顺便以防有什么意外。

  我和小玲到了房间打开电脑,等了一会,就有信号了,映出了酒店里另外一个房间画面,显然是老婆已经按照实现计划好的,借口洗澡时顺便偷偷打开了微型摄像机,并且连上了WIFI。

  画面中,正是我老婆和上次在地铁里看到的阿东,阿东此时一脸的色狼相,略微有些着急的抱住了我那此时穿着酒店浴袍,十分害羞的老婆。

  我老婆有些慌乱的一把将他推开,满脸害羞的说道:“你…你先去洗澡,我…我…我还没准备好,你…你…去洗澡,我补个妆,准备一下。”

  阿东流氓的笑道:“我不去,除非你先亲我一下,再让我摸一下你的奶子我就去。”

  老婆被阿东直白的耍流氓逗的有些不好意思,也忘了躲闪,犹豫了半天,才在阿东的脸上蜻蜓点水一般的亲了一口,然后娇羞的说:“我先亲你一口,你洗完了再摸好不好嘛?”

  只是这哪里能打发阿东这种老流氓,只见阿东淫笑着说:“你这亲小孩呢,哪有亲男人亲脸的啊?不行,我要亲嘴,还要摸你的大咪咪。”

  老婆抵抗不过,只好红着脸闭着眼睛,撅着自己的小嘴等待着阿东的品尝。而阿东看见这幅模样,自然也不会客气,抱着我老婆就深深的吻了上去,两人的舌头没羞没臊的纠缠在一起,而且看得出来,阿东也是个老手,不断吸允着我老婆娇嫩的舌头,吻技也算得上不错,不一会就吻得我老婆娇喘连连,而且一双大手也隔着酒店浴袍肆意的抚摸着。

  直到他要把手伸进浴袍中时,老婆才害羞的躲开,娇羞的说:“别,你先别嘛,你先去洗澡,我……我真的还没准备好,你先去洗澡,我……我还带了套性感内衣,你要是先去,我等会穿上给你看,好不好?”

  这也是我的计划,以我对老婆的了解,她是典型的慢热,和熟人可以放得开,和陌生人就非常紧张,但是如果给她一点缓冲,让她自己准备准备,打扮打扮,可以让她更快的融入进去。

  而阿东听了,也是一阵淫笑,连忙答应,自顾自的走进洗手间去洗澡。而他一走进去,老婆赶紧调整了一下摄像机的位置,以便正对着床,然后脱下浴袍,从包里拿出一套紫色蕾丝半透明的内衣换上,然后想了想,又重新将浴袍穿上。

  我看着屏幕里老婆那即紧张又害怕但是却始终没放弃的样子,也是性欲大起,抱着怀里的小玲一个劲的亲吻抚摸。

  男人洗澡都挺快的,再加上外面有我老婆这么个年轻美貌的人妻等着,阿东自然也是洗的飞快,我老婆才穿好浴袍,他就一丝不挂晃着鸟出来了。

  阿东淫笑着从后面轻轻抱住我老婆,问道:“你的性感内衣呢?”

  “在里面穿着呢,我……我有些不好意思”老婆紧张害羞的僵直坐在阿东怀里,而阿东则是亲吻着她的脖子,慢慢的隔着浴袍抚摸着她的腰肢和手臂。然后问道:“你不是说你都结婚了吗?怎么还这么紧张啊?你一共被几个男的上过?”

  我老婆此时被抚摸亲吻的已经有点微微动情,小声喘息着说道:“嗯……是结婚了……额……但是……但是没有和陌生人,一上来,一上来就开房的……嗯……和四个男人做过……额……但是都是熟一点了……才……额……才有的,……你……你是第五个。”

  “那这是你第一次避开你老公出来约炮了?”阿东有些不相信的问道:“那上次在地铁上是怎么回事?”说着阿东已经慢慢解开浴袍,一边抚摸着老婆腰上,大腿根上滑嫩的皮肤,一边欣赏着我老婆被蕾丝内衣拖的高高隆起的胸部。

  老婆此时也开始渐入佳境,喘息着回答道:“嗯呢,这……这是第一次……嗯……约炮……嗯……上次,上次就是想让人看看,找找……嗯……找找刺激……没……没想到……额……被你摸了。”

  这也是我和老婆提前说好的台词,阿东也没多想,继续问道:“那刺激了之后怎么样?”

  “刺激了之后……嗯……刺激了之后……嗯……回家自己摸摸,也……额……也挺爽的。”老婆说着提前编好的淫荡台词害羞的几乎缩成一团,虽说原本说好的台词是回家用假鸡巴肏骚屄。

  其实,我也没想到老婆会这么紧张害羞,还以为她都经过四个除我以外的男人的开发了,早就放开了才对,却没想到她却紧张害羞成这样,几乎让我想起了她还是处女,我第一次要肏她时的场景,我也没想到有生之年还能看到她这幅模样。

  阿东此时也将老婆的奶子从奶罩里扒了出来,放在手心里玩弄着,淫荡的说:“我知道了,你就是喜欢出门不穿奶罩,背着老公让男人看你的大咪咪,然后在屋里穿上奶罩给男人脱着玩对不对?”阿东也是越说越露骨。

  “你……嗯……你可真坏……”老婆此时已经进入状态,全身松软了下来,靠在阿东身上,享受着阿东的爱抚和亲吻。而阿东继续问老婆:“那你自己平时摸不摸你的咪咪啊?”

  老婆也是即紧张又兴奋的小声回答:“我老公忙的时候,我……额……我也自己摸摸。”

  “还有呢?我就不信你个小骚货光摸咪咪,还喜欢怎么玩?”阿东一边淫笑着问,一边用手托着我老婆的奶子晃动玩弄着,而我老婆也是即紧张又兴奋的小声回答:“我……嗯……我也……我也摸自己的……哦……自己的下面……嗯。”

  “摸下面?你下面有什么啊?”阿东继续淫荡的问。老婆被他问的满脸羞涩,害羞的捂着脸说:“我……额……我不知道”

  阿东听完将我老婆一把抱起,放在他的腿上,然后伸手慢慢向下探去:“不知道?那你自己玩玩自己的咪咪,让我也摸摸你下面到底有什么,摸到了我再告诉你。”阿东说着,淫笑着将手伸入我老婆的蕾丝内裤当中掏弄了起来。

  “额……不要嘛……嗯……啊……你真坏……嗯”老婆假模假样的拽了他的手两下也就听之任之了。

  而阿东淫笑回答到:“才摸你两把就坏了啊?我的鸡巴才叫坏呢,坏起来让你改叫我老公,快摸奶子给老公看看,你的骚屄都把裤衩打湿了,还和老公装啊?”

  说着便继续在我老婆的内裤里扣弄着,老婆本来还想矜持一下,可是她那骚屄实在是不争气,没两下就把持不住,自己握住自己的奶子,用拇指和食指轻轻捻着乳头揉搓了起来,而阿东也转过头来,伸出舌头和老婆开始湿吻。

  阿东亲完我老婆的嘴顺着脖子一路往下亲到奶子,张嘴含着奶头使劲的吸允着,一边吸一边断断续续的说:“上次摸着你的奶子就觉得又大又弹,这吃起来口感更好,我说你的奶子这么大,是不是从小就天天找男人揉你的奶子啊?要不然怎么发育的这么好”

  阿东这家伙说起话来流氓气十足,羞的我老婆一张俏脸红的能滴出水来,小声的回答道:“才……额……才没有呢……哦……”。毕竟她接触的几个男人就算说脏话,也没有这么流氓的。

  “那一定是自己没事天天揉,看你这手法这么熟练,肯定没少揉自己的奶子。”阿东继续调侃着说道:“奇了怪了,你这奶子是不是阀门啊?怎么随便扭两下,下面的水龙头打开了。”说着一把扯开我老婆的内裤,露出她汁水淋漓的骚屄,然后轻轻玩弄抚摸着。

  老婆今天的淫水的确是格外的多,整个阴阜都在灯光的照射下泛着水光,而且这个月我没刮她的屄毛,连黑漆漆的屄毛都水亮亮的,隔着屏幕都能听到随着阿东的手而发出的“咯吱,咯吱”的水声。

  “额……你……嗯……你…你坏死了……哦……别欺负我了……啊……咱们开始吧”老婆几乎是带着哭腔哀求道,只是不知道是羞的还是爽的。

  “开始什么呀?你不是说对我没别的意思吗?怎么听你现在的意思,是想和我做点有意思的事情啊”阿东淫荡的说道。

  老婆此时淫水流的到处都是,再加上又是五天没肏屄还被我和阿东天天撩拨调戏着,此时也不再假装矜持,随着阿东的手指在她的骚屄里进进出出,开始浪叫着说:“额……开始……开始干我……额……干我的屄……啊……干我好不好……嗯……干我……额”

  阿东可不是小于那种嫩鸟,说肏就肏,只是轻柔一手捏着乳头,一手揉着阴蒂,坏坏的说:“小骚货,刚开始还给我装纯,也不想想老子是怎么认识你的,背着自己老公跑到地铁上去发骚,隔着一解车厢估计都能闻到骚味,还给我装。告诉我,你会不会吃大鸡巴?”

  老婆娇羞的回答道:“……额……会”阿东却继续追问着:“你是会吃啊还是爱吃啊?”这种流氓式的问话让老婆羞的无法回答,阿东见老婆不回话,使劲的揉搓着老婆的阴蒂,老婆终于再也忍不住了,浪荡的回答道:“啊……爱吃……额……我最爱吃大鸡巴了……嗯……爱吃骚鸡巴……嗯……我受不了了”

  阿东这才满意的往后一趟说:“来,吃你最爱的大鸡巴,吃的好我就干你,我看看你老公把你调教的怎么样?要是不好,我就替你老公教教你”

  我听完阿东这番说话,刺激兴奋的把小玲扒了个精光,将她放倒在床上,使劲吸允亲吻她的黑屄。但又得意的想到,我老婆的口活还要你来教,你别秒射了就行,就这还是我不愿意让你多享受,没让她戴舌钉,也不让漫游毒龙。

  这可不是吹,我老婆的口活技术此时几乎已经有了小玲的八成功力,绝对称得上是口活高手了,老高,郑大哥都对我老婆的一张淫嘴赞不绝口。

  老婆倒是没急着去吃鸡巴,反而是凑到阿东面前说道:“阿东哥,你……嗯……你把舌头伸出来”

  阿东很配合的把舌头伸了出来,而我老婆则是半爬在阿东的身上,先用大腿根轻轻的蹭着他的鸡巴,用手轻轻盖住他的胸口,然后张开红唇,将他整个嘴盖住,然后轻轻的将阿东的舌头含在了嘴里,不断地吞吐着。

  直到爽的阿东的鸡巴已经彻底勃起时,老婆才坐起身来,先是往手里吐了一口口水,然后借着口水的润滑一只小手不断地在鸡巴上轻轻拨撩着,小嘴也没闲着,继续俯下身子,亲吻舔弄阿东的乳头。

  估计阿东也没想到我老婆的口活这么好,爽的大声赞叹道:“我去,你不会以前是出来卖的把,口活这么好”

  老婆此时已经移到了她的鸡巴之前,先是撸了一会,然后抓着自己的奶子夹着鸡巴给阿东乳交,不时的往龟头上吐两口口水增加润滑度。听到阿东的夸赞,此时已经放开了的老婆呻吟着说道:“嗯……都是我老公教的……额……你喜欢吗?”说完便低下头去舔鸡巴。

  阿东也是淫笑着说:“你老公好不容易把你教会了,你就出来便宜别人,到处给你老公找连襟兄弟,就是不知道他有没有在你嘴里闻见他那些兄弟的鸡巴味了。”

  只是我没想到,先忍不住的不是阿东,反而是我老婆,每舔几下就抬起头来,一脸欠肏的表情还摸着自己洪水泛滥的骚屄说道:“额……阿东哥……嗯……人家不行了,……额……人家屄好痒……哦……受不了了……额……你干我好不好嘛”

  “那你先说说,爱不爱吃我的大鸡巴,你老公的鸡巴好吃,还是我的鸡巴好吃?”阿东淫笑着问道。

  老婆摸着骚屄回答道:“嗯……爱吃……啊……爱吃你的大鸡巴……啊……哥你的鸡巴……额……又骚又大……哦……人家最爱吃了……额……肏我……快”

  阿东听完满意的淫笑着说:“自己把腿打开,让我替你老公帮你的骚屄解解痒。”

  老婆此时虽然已经意乱情迷,但是底线还是有的,还记得我和她的约法三章,强忍着屄里的瘙痒难耐娇声哀求:“哥……嗯……你先把套子戴上……额……戴上套子……我一定好好让你爽。”

  阿东自然不愿意肏白送上门的骚屄还得戴套,只是老婆此刻极为坚持,再加上老婆答应可以明天早上再好好给他吹出来一管,阿东这才不再强求,但是却提出了一个额外要求。

  “要戴套肏也行,不过得你给我戴”阿东说完,老婆便迫不及待的答应下来,从床边拿出一个套套打开就要给阿东戴上时,阿东却说:“唉,别用手啊,来,试试用嘴给我戴上。”

  老婆还待犹豫时,阿东却扒开我老婆的大腿,伸出舌头在她的多汁鲍鱼屄上舔了一口,淫笑着说:“我舔舔你的骚屄,你给我用嘴戴套,咱俩用69玩玩。”

  说着,阿东躺在床上,把老婆的屁股抱在他面前,拽着老婆的紫色蕾丝内裤,使劲的舔着。我那浪货老婆才被舔了几口就浪叫着爬了下去,将套放在阿东的龟头上,然后用嘴唇和牙齿抵住套套的边缘一点点的向下推。只是套子和刚被她吃过的鸡巴都十分滑,老婆废了半天劲也没带上去,再想想上星期给她用嘴带脚趾戒指的小于,着报应来的还真快。

  而阿东吃屄的场景嘴说因为角度关系我看不见,可这家伙话是真多,一边品尝着我老婆的鲍鱼屄,一边说着:“我去,刚才没仔细看,你的屄还是粉的,真不知道你老公怎么想的,换了是我,早就把这屄肏黑了,既然如此,就便宜我了”

  阿东的话听得我是热血沸腾,顿时觉得老婆的美容钱没白花,不知道的还以为我老婆很少挨肏呢。

  老婆废了半天的劲,用红嫩小巧的嘴小心翼翼的推着套套的边缘,一点一点的顺着鸡巴往下撸,可是阿东的鸡巴也不算小,老婆又不想给他深喉,无奈之下,只能从侧面叼着鸡巴往下撸,看着实在是香艳无比,我哪怕可以不带套肏她,也得让她回来给我带一次试试。

  阿东一边享受着老婆用嘴戴套,一边玩弄着她的骚屄,嘴里还是说个不停:“你要是带不上,要我说就别带了,咱们真枪实弹,说不定运气好,今晚就能让你怀个小野种,你老公就可以喜当爹了,呵呵。”

  老婆默不作声,只是不断地用牙齿和舌头,一点一点的把套子往下撸。废了半天的劲才把套子带好,累的满头大汗。

  “宝贝儿,刚才你屄里的淫水都滴到我脸上了,你才舔了两口就想要鸡巴了?。”阿东声音猥琐的问着我老婆,同时也从我老婆身子下面钻出来,跪在她屁股后面用我老婆刚刚用嘴戴上套子的鸡巴在她的骚屄口上磨蹭着。

  “要…嗯…要么……别光说……快……嗯……你快上来……快”她也放荡的向上翘起自己的屁股,还自己用手扒开自己的屁股,“嘿嘿嘿”阿东怪笑一声,挺着阴茎,一边摸着我老婆那圆圆的屁股,一边慢慢的肏了进去。 随着阿东鸡巴肏入,老婆也毫不掩饰的放纵的叫了出来:“啊嗯……嗯…快…唉……呀……”

  只见此时,阿东跪趴在老婆身后,挺着鸡巴一下一下想着我老婆的屁股冲刺,老婆上身趴在床上,屁股翘起着,俩人仿佛狗一样靠在一起,“宝贝儿,你这屁股看着人就想肏,没少被男人用这个姿势肏吧。不然着屁股怎么这么圆”

  我也算看出来了,阿东这家伙和我一个爱好,就喜欢一边肏女人,一边说这种没羞没臊的浪话,只是他说话更黄,更下流。

  “嗯……,就是……额……就是让人肏圆的……你再肏圆一点……哦……。”老婆饥渴良久的骚屄又感受到了真鸡巴的进入,虽说隔着套子,但是也是满足的浪叫了起来。

  阿东一边在我老婆的骚屄里做着活塞运动,一边说:“我去,你的骚屄还真紧,都快赶上处女了,你老公的鸡巴是不是针尖那么小,用了这么久都没把你的骚屄撑大,也没把你的骚屄肏黑。”

  “啊……哦……我……我老公是个……啊……是个傻屄……啊……小鸡巴废物……啊……喜欢大鸡巴肏骚屄……啊……快肏”老婆此时已经彻底的沦陷在了肉欲当中,再加上以前我们没玩换妻之前,也经常玩这种人妻出轨的游戏。

  阿东这流氓,听完也是狼吼一声:“好,那我用大鸡巴把你的骚屄肏开,肏黑,替你老公照顾你这浪蹄子,以后你就叫我老公好了。”

  我老婆:“啊……老公你最棒……啊……把浪蹄子……啊……浪蹄子的骚屄肏黑肏烂……哦……我的骚屄……啊……喜欢大鸡巴老公。”

  “不对,我是替你老公肏你骚屄的奸夫,你是背着老公找鸡巴肏的淫妇,咱俩就是奸夫淫妇,你以后就叫我奸夫哥哥,我以后就叫你淫妇妹妹,你说好不好啊?”阿东这家伙实在是无耻,就算我有淫妻的爱好,此刻也不禁有点即愤怒又兴奋。

  “啊……好……奸夫哥哥快……啊……快肏淫妇妹妹的小骚屄……快……啊……人家爱死你的大鸡巴了。”

  “以后还敢不敢跟奸夫哥哥装屄了,装不装了,小骚货,相当淫妇还想立牌坊”阿东问一句就狠肏一下,肏的我老婆浪叫连连的讨饶到:“啊……不装了……啊……不装了……啊……我是你的淫妇妹妹……啊……再也不敢和奸夫哥哥装屄了……额……使劲……额”

  我老婆和阿东这对奸夫淫妇一边肏屄解痒,一边没羞没臊的一对一答,对话又无耻又没下限,老婆的淫语水平更是又上一个台阶,更是无耻淫荡了。

  事后老婆告诉我,阿东这人又无耻又粗俗,可她偏偏在被鸡巴插进去那一刻,心里立刻有了一种放纵和肆无忌惮的感觉。甚至她喜欢这个男人那毫不掩饰的下流粗俗。想发泄一种粗俗的快乐。这种感觉让她感觉到自由,放纵却又充满了羞愧感和自责。

  阿东把老婆翻过来,让她两腿并着架在他肩膀上,从前面干了进去。 而她的奶子却从紫色蕾丝奶罩的上方露了出来,白皙圆润的奶子硬硬的峭立着,随着阿东的来回抽动仿佛波浪一样的来回晃动。

  阿东这色鬼见了,一边来回抽送着她的鸡巴,一边在她那来回晃动的大奶子抓了一把“小淫妇,……哼……天天晃着奶子到处勾引男人,再把奶子晃大一点…呵…快。”

  我老婆竟然也听话的使劲晃动着自己的身躯,将一对奶子甩来甩去的:“我……啊……我就是喜欢晃奶子……啊……奸夫哥哥……快肏……啊……肏我骚屄……额……玩我奶子……啊”

  听着他们这对狗男女的淫荡对白,我也是兴奋的准备和小玲好好来上一炮了,不过在此之前,不过我还得再玩个游戏,帮助两边都再助个兴。

  我拿起手机就给老婆打了个电话,紧张而又兴奋的看着屏幕,为防止露馅,也把声音关上。我以前看过不少这种老婆正在挨肏,老公打电话查岗的视频,我也早就想试试了。

  老婆的手机就摆在一边的床头柜上,电话一响,就看阿东着家伙看了一眼,然后拿起老婆的手机,直接按下了接听键,似乎还按了一下免提,老婆去抢却没抢到,而我这边接通电话之后还听见老婆“啊……”的一声浪叫。

  我之所以打这个电话,也是看阿东纯粹就是一流氓,绝对会接。但我却故作无所察觉的问道:“宝贝,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顺便看着画面中老婆痛苦的捂着自己的嘴,想叫却不敢叫。

  其实老婆也陪我看过不少这种类型的片子,自然也知道我在玩什么游戏,将手放在大腿下面以防阿东看到,却对着摄像头暑期了中指。只是她也是不敢拆穿,略微反应了一下,强忍着说道:“我……我刚准备接电话的,看……看见一只蟑螂……吓……嗯……吓了一跳。”

  我又故作不知的说:“你怎么了,不舒服吗?是不是空调吹多了?”

  老婆咬牙切齿的忍着想要浪叫的冲动,而阿东着坏种却换了个姿势,重新用狗爬式开始肏我老婆,还故意的加大了肏屄的力度,撞得老婆的屁股传来一阵:“啪…啪…啪”的声音。

  随着阿东的狂抽猛肏,老婆浑身一顿哆嗦,随即紧紧地捂着嘴,过了一会才强忍着说道:“我……我看见蟑螂……嗯……我害怕,想打死他,又打不到……老公……怎么办啊,你回来帮我好不好。”

  “宝贝儿你要是害怕就出去住,我今晚确实回不去,明天回去了给你带好吃的。”

  “啊……啊……蟑螂朝我跑过来了……额……老公,我先出去躲一会,你安心工作,我等你回来”老婆也是实在忍不住了,叫了两声继续拿蟑螂当借口。

  ‘好吧,那你先出去把,等我回家,晚安’我看着老婆那淫荡下贱的模样,也是兽血沸腾需要肏小玲一顿好好发泄一下。

  只见那边挂了电话激战正酣,阿东从后面抓着我老婆的奶子疯狂冲刺,低吼着说:“哈哈,蟑螂估计是跑到我淫妇妹妹的骚屄里去了,所以骚屄这么骚,这么痒,别怕,你老公不在,奸夫哥哥用鸡巴给你骚屄止痒”

  老婆刚才忍的十分辛苦,此时几乎是在玩了命的浪叫,但是以我对她的了解,她此时一点即刺激兴奋,又气愤。

  不出我所料,她果然一边浪叫,一边说:“是啊……啊……有东西进去了……啊……弄得淫妇妹妹的……哦……妹妹的骚屄好痒……啊……奸夫哥哥……啊……人家老公没空……啊……你……额……你可得帮我的骚屄……额……骚屄解解痒……啊……骚屄好痒……哦”

  我和老婆以前玩角色扮演游戏的时候,专门调教过她怎么说才最好玩,最能让男人欲火焚身,所以老婆此时说起这种话淫语来,格外的骚,格外的诱人。

  “好,哼哼……那我就帮他给他老婆的骚屄止痒,但是……哼哼……你的臭骚屄被我肏黑了,你老公可不能怪我啊。”阿东着老流氓说起这种话来也是一套一套的,和我老婆的相映成趣、“啊……喜欢奸夫哥哥肏……啊……喜欢奸夫哥哥鸡巴……哦……我老公是傻屄……额……他工作……额……你肏他老婆……啊……把他老婆的……啊……的骚屄肏黑……啊……”

  老婆这几句话说的是又淫荡又脏,不但我受不了,阿东也受不了了,更加用力的冲刺了起来,而老婆也高喊着:“啊……要来了……啊……淫妇要来了,……啊……奸夫哥哥快肏……啊……啊啊啊”

  老婆大声的浪叫了几声被阿东肏的高潮了,而阿东也马上紧随其后,射出了浓精。随后两人抱在一起聊着天。

  阿东喘息着问:“你老公的鸡巴是又多小啊,让我的淫妇妹妹这么饥渴,以后再想大鸡巴了,随时找我,我一定让你爽上天”

  而老婆的羞涩和紧张早就跟着高潮飞到九霄云外了,此刻微笑的说:“去你的,我老公鸡巴其实比你大,就是最近忙,没空而已。”

  “那你刚才又说我的鸡巴好,鸡巴大”

  老婆妩媚一笑:“你们男人不就是喜欢听女人这么说吗?”

  阿东听完又是激动的抱着我老婆一堆乱亲乱啃,而我也忍耐不住,将小玲推到,挺着早已忍耐不住的鸡巴,狠狠的用小玲的骚屄发泄着看着老婆约炮偷情的性欲。

  我和小玲还没肏完,那边我老婆和阿东却又肏了起来,我看着阿东的战斗力,也是十分满意,看来这次我老婆应该可以被喂饱了。

  第二天早上,阿东回家之后,老婆也没怎么收拾就直接来到我和小玲的房间,我迫不及待一边脱她的衣服,一边问:“怎么样?爽了几次”

  老婆却又有些害羞的回答:“昨晚两次,今早一次。”

  我脱掉老婆的上衣,发现里面是真空的,虽然猜到,但还是问了句:“你的内衣哪去了?”

  老婆有些害羞,却又有些期待的说:“被那个流氓拿走了,说要留念,他还留了点东西给我,但我觉得你会喜欢,所以我想送给你。”

  说着,老婆脱下裙子,里面自然也没穿内裤,只是在大腿根上用圆珠笔写着一行小字:“周X东到此一游”

  我看着这行小字脑子一片空白,但紧接着一股强烈的带着五分愤怒,五分欲望的奇异感觉从小腹涌上心头,我二话不说立刻将老婆扔到床上,粗暴的分开她的双腿,将我火热的鸡巴狠狠的插了进去,玩了命的抽插了起来。

  我当时脑子里好像被人放了一把火,脑海一片混乱之中,只有一个想法:“肏死眼前这个骚货,肏死她,肏烂她的贱屄,肏……”

  我仿佛不知疲倦的打桩机一样,只是不断的挺起鸡巴狠狠的插进去,然后再拔出来继续,完全感觉不到一丝疲倦,双手紧紧的抓住她那雪白圆润的奶子,抓得她的奶子在我的手中变了形状。然后一把抓住小玲的头发,将她的头粗暴的按在我的屁股上给我加码。

  我看着我老婆大腿根上的小字,体会着内心那种特别的感觉,用自己的鸡巴,在她的骚屄里发泄着自己的怒火,直肏的她哭爹喊娘一个劲的求饶。

  “肏,老子今天不肏死你这个下贱的婊子,我就不是你老公”我恶狠狠的骂着,继续加大了力量,卖力的继续挞伐起来,今天一定要肏死这个骚货烂婊子。

【完】